图片 1

BAT离任工作者抱团,BAT离职圈的事情经

提交离职申请书时,26岁的郑练只知道,那种近乎疯狂的创业状态吸引着他,总之,一定要“做自己的事业”。

关于前橙会,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是马云与前员工的感情一直比较复杂。阿里前员工曾爆料,阿里内部有不成文的规定,“不投资、收购前员工的创业项目,最近几年连合作也不做了。”其依据或是阿里封杀女性服饰导购网站蘑菇街,这一争议事件成为阿里不待见阿里系创业者的注脚。

2014年通常被业界称为“创业元年”,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大潮,挑动着许多BAT员工不安分的创业梦想。前程无忧网站发布的《2015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员工整体离职率为17.4%,互联网行业仍然排名前列。

无独有偶,张勇也表示,互联网没有边界,阿里业务也没有边界,阿里在进入新领域的同时,“非常愿意看到曾经的同事和伙伴,在新的事业中能够创业成功,也非常愿意看到我们在新的时代、新的环境下,原来同事关系能够变成新一代的伙伴关系。”

确实,不会再出现一个QQ。但欧阳云觉得,“谁又知道,会不会再有一个产品颠覆QQ呢?”

重点盘点下BAT的离职员工组织,共同背景是离职员工数量超过在职员工,其中不乏优秀骨干人才,建设生态圈的野心倒逼BAT成体系地管理离职员工,实现到哪都能与BAT进行友好往来这一目标。

时代召唤年轻的英雄。陈礼彬是创业界里的“老人”,最早一批从腾讯离职创业的人之一,2010年创建公司,做社交产品,如今已在业界崭露头角。

“很多阿里人出来创业做的事情和阿里密切相关,有些离开的同事创业,通过走捷径,拿到本来拿不到的资源。这让我很难过。平台上有很多界限好像要划清,但无法划清,所以我们干脆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态度。前些年我们说过,在一段时间内对离开的同事不会投资。不过,未来可能会改变。”

在39层高的腾讯大厦里,郑练混迹了4年,从10层混到33层,从朋友网混到QZONE。他总结了一套“腾讯生存法则”:发邮件要快,抢功劳要狠,干老板想干的事,玩老板玩的游戏。

南极圈:腾讯成体系管理离职员工的推手

无论是南极圈和单飞都没有详细统计过,他们到底促成过多少合作,帮助多少人找到了投资。欧阳云说:“大家都挺忙的,没什么时间聚,有需要的喊一声,其他时间群里都很安静。”

南极圈是腾讯官方唯一认可的离职员工组织,2015年1月获得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和国金投资的千万级天使轮投资。其起源于2010年2月,由腾讯资深老员工潘国华一同创办的“永远一家人”QQ群,逐步发展为覆盖全国各地、成员数以千计的“前同事”社交圈,成员涵盖各大互联网公司中高层,也有投身互联网创业潮的创业者。

“这个年代,离职创业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与其限制,不如顺势而为。”南极圈沈宁透露,腾讯正在完成从“老东家”向“投资人”的角色转变。2014年年底开始,腾讯的网点通开放平台,余额宝、应用宝、“200亿流量”分发活动,已向南极圈的成员倾斜,为的是支持早期的“腾讯系”创业者。

前橙会:肩负培养未来中国200强CEO重任

辞职以后,郑练还是每天早上9点,乘362路公交车上班。同一条路线,10分钟,到达现代豪园站,下车,与匆忙的人流往同一个方向走。只不过,大潮在腾讯大厦的楼下拐了弯,他还得朝前多走2分钟,一个人。

百老汇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公益组织,无论是组织年会还是小型活动,都离不开志愿者的共同协调,经过N次大小活动的历练,他们已形成了成熟的自运营、自循环体系。其中,百老汇年会场面最为壮观,不仅吸引雷鸣、王啸等百度元老参加,百度掌门人李彦宏还专门委托两位VP级高管到场问候,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恰如其分地组合,这样发挥的力量才会大。”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教授郭玉锦称,离职员工组织实际上是把零散的资源整合起来,发挥合力,自然能够产生比单干更好的效果。

图片 1

“离开还是自己人”

前淘宝网创始人之一、福云创咖负责人寿远组建一支小规模团队全职化运作前橙会,位于杭州天目山路的福云咖啡馆,俨然成为阿里离职员工的大本营,时常举办丰富多彩的线下活动,为阿里系创业者与创投机构、天使投资人牵线搭桥,并邀请张泉伦、吴志祥等阿里走出的知名创业者分享心得。

2014年7月,郑练加入了一个汽车O2O领域的创业团队,成为了该团队的产品总监,不再是腾讯里多得数不清的产品经理。

事实上,在人才流动频繁的互联网行业,盛斗士并非个案,BAT、京东、网易、搜狐等均有离职员工的组织或团体,为成员创造交流的机会,在个人、企业、VC之间建立积极的联系。

杀出重围的概率太小了。郑练清楚江湖险恶,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但此时的他眼神坚定,语气里带着无畏和天真:“怕什么,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他要去闯一闯,“哪怕最后体无完肤,也要享受过程”。

阿里校友大会是国内企业前所未有的一场以离职员工为主角的聚会,彭蕾在这一重要场合明确表态,被解读为向阿里系创业者发出明确信号:未来成为阿里合作伙伴不无可能。

“最大的抱团”

在潘国华看来,腾讯借助非官方自发组织管理离职员工是一种很聪明的做法,中国人看中小圈子,谷歌打造官方平台管理离职员工那一套在国内未必行得通。随着南极圈与腾讯合作渐入佳境,对于未来双方关系走向,他的构想是既保持良好的互动与合作,又坚持自身的独立性。

据侯峰介绍,腾讯离职员工的创业公司中,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已有10家,大批初创团队已拿到A轮以上投资,“腾讯系”势力已不可小觑。这张人脉网,网罗了大量经过筛选、受到良好训练,或已小有成就的优秀人才。

南极圈专注互联网创业服务,以互联网高端人才资源和创业孵化对接为核心,旗下拥有三大业务:一、极创营,针对初创公司CEO的创业培训;二、极空间,国内专业的互联网创业孵化器运营商;三、极招聘,专为腾讯投资及腾讯系创业公司提供高端互联网领域的人才顾问服务。

“确实会不自觉地更加信任腾讯出来的人,毕竟自己是老腾讯人,合作也更顺畅。”欧阳云说,对腾讯的情感青睐,不自觉地延续到了他如今的人才任用上,以至于现在他的公司里“全都是腾讯的人”。

腾讯内外一直流传着马化腾关于人才的观点:对腾讯来说,业务和资金都不是最重要的,唯有人才是最不可轻易替代的。与之匹配的是,腾讯企业文化中的管理理念就是“关心员工成长”。如今,打造更好的互联网生态圈是腾讯最高战略,一个人即使离开腾讯,也可能与腾讯发生合作,共处一个生态圈中。基于这一点,愿意持续关注离职员工。

“前同事”组合而成的创始人团队数不胜数。陈礼彬离职时,用一餐饭的时间说动了一位同事与他一起离职创业,郑练离职时,也带走了三个腾讯的技术人员。“创始人之间是小的抱团,离职员工组织是大的抱团。”郑练说。

2016年感恩节当天,阿里举办第二届校友大会,未能到场的马云提前录制视频向校友们问好,他透露阿里有一个理想,希望中国500强中,有200强CEO来自阿里生态。马云这一表态,无异于向阿里系创业者递出橄榄枝,对双方合作持积极、乐观态度。

离开腾讯,郑练找到了他梦想中的疯狂。他终于投身于梦寐以求的创业状态——投入,执著,奋不顾身。他关注一个产品的全局,一家公司十年二十年后的发展,制定战略,规划走向——他总算能“操些将军的心”,而不是像在腾讯时,当一个巨型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

盛大系员工有个共同称号:盛斗士,自2012年第一次举办以来,每年“盛斗士大会”成为盛大新老员工们的例行聚首。昨天,2017年度盛斗士大会在上海举行,许久未露面的盛大掌门人陈天桥以视频的方式现身,其两鬓斑白形象让人错愕不已。前盛大CFO、现阿里CEO张勇的登场,成为本次大会的最大亮点之一。

南极圈脱胎于一个名叫“永远一家人”的腾讯离职员工QQ群。最初,它仅是一个公益性质的、以感情为纽带的松散组织,母群1700多人。2014年,潘国华正式将南极圈注册为公司,旨在为离职者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为合作与融资创造可能。

2010年,阿里离职员工圈开始出现,主要通过QQ群把对老东家有感情的员工聚到一起,发展到后来人数越来越多,诞生了原条线的各个子群,逐渐成长为规模化的民间组织,起名为“前橙会”。其中的“橙”来源于阿里Logo、工服颜色,寓意相同的公司背景,而离职员工们也以“橙子”自称。

“腾讯系”分散各处,腾讯大厦却立在原地。郑练说,腾讯大厦每天进进出出不同的人,可曾经一起喝酒宵夜打纸牌的兄弟,大部分都已离开腾讯了。

潘国华时常与腾讯负责企业文化和员工关系的前同事保持联系,后者多次表达对南极圈的关心,甚至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曾在“永远一家人”的群里表示,“有什么需求尽管提。”不得不说,相比资金、资源带来的好处,腾讯高层这一表态更让离职员工感动。

互联网行业中,离职员工组织早已林立:腾讯有“南极圈”和“单飞企鹅俱乐部”(以下简称“单飞”),百度有“百老汇”,阿里巴巴有“前橙会”;更早的,网易有“离异”,新浪有“毕浪”,盛大有“盛斗士”。

具体执行层面,腾讯更多通过与离职员工群的负责人保持密切沟通而进行。一方面,腾讯离职员工集中度较高;另一方面,腾讯无法从公司层面关注到每个离职员工。与南极圈的合作等于抓住核心,保证信息的交流和传递,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延展。

郑练还和在腾讯时一样,习惯坐在工位上,而不是办公室里。他还用一个带着“Tecent”标识的蓝色笔记本,边缘磨损,扉页夹着的一张腾讯的旧名片,时刻提醒着过去。

一、每月例行的创业者聚餐,餐费AA制,与其说它是一个共享美食的平台,不如说是个高价值商务社交场所,创业者们聚餐时可以互通有无、交流互动,资源对接、寻找合伙人、获得启动资金等各种合作频繁上演,效果显著。

“腾讯太大了,看不到什么提升途径。”郑练说,这是大公司的通病,“如果有什么提升途径的话,就只一条——抱大腿,抱最粗的那条”。

作者:龚进辉

内容摘要:互联网三大巨头(百度、阿里、腾讯,简称BAT)的离职员工数量攀升,并逐渐成长为互联网创业领域的新生势力。他们曾经只是庞然大互联网三大巨头(百度、阿里、腾讯,简称BAT)的离职员工数量攀升,并逐渐成长为互联网创业领域的新生势力。他们曾经只是庞然大物中的一颗小小“螺丝钉”,而当他们脱离出来,形成组织,竟成了一个巨型的磁铁,吸引着投资人、老东家和更多的“螺丝钉”。他们各怀目的聚拢而来,期待着这些“螺丝钉”能为他们创造价值,甚至能诞生出伟大的公司,再造一个美国PaypalMafia的神话。

事实上,腾讯之所以投资南极圈,与其近年来逐步尝试体系化推进离职员工的管理工作不无关系。腾讯成立超过15年,离职员工数量达到了一定规模,是时候成体系地管理离职员工,使其与腾讯生态保持联系,成为腾讯文化的传播者。同时,人才观和生态圈也是腾讯强化离职员工管理的两大考量。

对单飞企鹅北京分会会长欧阳云来说,离职组织给他带来的最大价值,是从中能够寻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数据显示,百老汇在册成员突破万人,在册企业超过450家,常驻志愿者超过50名,已成为百度人的第二个家。陈枫曾表示,百老汇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离职群体中最特殊的一家,更加注重产品和技术的研究,对商业化发展并不感冒,曾有几家知名机构试图投资百老汇,希望将其打造成商业化运行的人脉平台和孵化器,但都遭到陈枫婉言谢绝。

2015年1月,南极圈联合腾讯HR部门,发起“2015腾讯邀你回鹅厂”活动,“离开还是自己人,受伤了,就回来吧”。这样一来,无论是离职创业,或者离职了再回来,只要还在腾讯的大生态网中,就有可能继续为腾讯创造收益。

百老汇以QQ群、微信群为日常交流平台,为满足成员不同沟通需求,它以入职时间、岗位、地区、生活、创业等多维度建立微信群,比如岗位微信群包括产品经理群、工程师群、设计师群,创业群包括CEO群、投资人群等。

“和谐是社会劳资关系的新常态。”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经济社会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周长城认为,随着市场经济的完善,市场经济成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管理层开始意识到社会的流动性,资源配置的流动性和社会结构的变化。当流动变成常态,和谐也成为必然,“这是社会越来越成熟、理性的表现”。

事实上,阿里不待见阿里系创业者一说有失偏颇。2013年,阿里收购了前阿里人王皓创立的虾米网;上市前一个月,阿里通过其控制的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战略入股阿里前员工赖杰创立的树熊网络。时任阿里CPO(首席人才官)彭蕾曾在第一届校友大会上就这一敏感话题表明阿里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