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绿色娘子军

沙滩植树26载,种下338万株木麻黄 海南“绿色娘子军”,让万亩沙丘披绿装

  3月11日上午,海南昌江县棋子湾畔,烈日当空。
  陶凤交和四位姐妹肩挑竹筐,朝着棋子湾中角方向急匆匆走去。经过一番观察后,陶凤交在一片空地旁停了下来,不时用衣角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就在这里补种,咱们要赶在太阳下山前收工。”陶凤交转过头向身后的姐妹说。随行的姐妹们摘去头上戴的斗笠,弯下腰将竹筐里的木麻黄种苗一一取出,挖坑,开始播种。
  这样的画面在陶凤交的生命里已上演了26年。在她的带领下,海南一支“绿色娘子军”26年播种338万株木麻黄,为近两万亩沙滩披上“绿装”,让昔日的荒漠变成了今日的海防林。
  陶凤交的老家在临海的昌化镇,上世纪80年代,这里曾是海南岛面积最大最顽固的沙漠。每年一到台风季节风沙肆虐,老人小孩不敢出门。
  海南省林业厅一位退休干部介绍,这里曾是海南植树造林的重点区域。但由于缺少海防林的保障,风沙不仅淹没了附近村民的农田,周边群众也因沙尘眼疾患病率一直居高不下。昌化镇不仅日照强、气温高,而且连续8个多月的旱季里,蒸发量是降水量的两倍,流动的沙丘上种树难以实现。
  1992年,外地一个老板承包了昌江棋子湾段海防林的建造任务,请当地村民去种树,工钱是7元每天。陶凤交和同村的姐妹们便加入了造林大军。
  陶凤交说,早年间丈夫意外去世,她带着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种树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但是种了三年,成活的树木寥寥无几。当初承包造林的老板无奈选择放弃。这时,陶凤交却急了:“3年沙漠不见绿,我不甘心。”
  1995年底,陶凤交拉着同村姐妹文英娥找到了昌江县林业局,承包下了“这个看似不能完成的任务”:继续造林。
  为了增绿,“绿色娘子军”吃尽了苦头。
  棋子湾临近大海,没有淡水资源,陶凤交她们只能在5公里外的水源地育苗。育好了树苗,还得挑到海岸上去种,陶凤交和姐妹们一人一根扁担,就这样将338万株树苗用肩膀扛了过去。
  “以前没有水泥路,一路过去全是沙地,姐妹们舍不得花钱买鞋,干脆赤脚上阵。”今年已经76岁的文英娥回忆,肩上的一筐树苗超过130斤,姐妹们的肩膀不仅磨出血泡,还赤脚踩在沙滩上,烫得想哭。“实在扛不住时,我们干脆将双脚插到沙子里降温。”
  相比身体的劳累,同乡的误解让陶凤交受尽委屈。因被误解种树占了别人的土地,一位村民直接将臭粪泼在陶凤交身上。那晚,陶凤交号啕大哭,后来在当地主管部门的教育下,老百姓开始理解海防林防风固沙、抵御自然灾害的重要性。
  擦去眼泪后,陶凤交迈出的步伐更加坚定有力。为了护林,她干脆在沙丘上“安营扎寨”。每年除了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三回家,其余时间她都是领着孩子在沙丘棚子里过。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和孩子靠着微薄的收入顽强地生活。
  陶凤交的右腿上至今还有一道十厘米的伤疤。有一年台风来临,海水蔓延到林地,尚未懂事的儿子非常惊慌。陶凤交赶去救孩子时,一根树枝插破小腿,鲜血直流。当时,陶凤交并未发觉,直到带着孩子离开危险地带,她才感到隐隐作痛。后来在医院缝了45针。
  2010年,昌江县海防林建设任务基本完成,昌江县林业局统计,全县海防林面积超过5.2万亩,而其中陶凤交和她的姐妹们种了1.88万余亩,占全县海防林面积的36%。
  如今,棋子湾一片绿洲,陶凤交和姐妹们又主动加入了护林队伍,“下半生还要和姐妹们一起补种护林。”她说。(记者 李金红 曾佳慧)

26年在海南西岸种下338万株海防林 陶凤交和她的“绿色娘子军”

图片 1

图为陶凤交带领绿色娘子军去海边植树。 廖传松摄

 
  海南有山、有海、有蓝天白云,有荒漠吗?
  有的。在美丽的海南岛西部昌化镇,曾有一片34321亩的沙化土地,属于典型的荒漠。
  26年前,33岁的陶凤交和几十位姐妹开始种植防风林。26年过去,“陶凤交们”白了头,种下的338万株木麻黄树,为蔚蓝大海拼接上一片浓绿……
 
  曾经,对于生活在海南岛西岸昌化镇的乡亲们来说,蔚蓝的海并不只是意味着美,也意味着台风来临时的暴烈,台风吹过,植被不存,鸡犬难生;满目金黄的沙,并不意味着诗意的浪漫,平日里沙地糊不了口,烈日下沙子烫得站不住脚。三伏天出门,哪怕捂出痱子也要穿上长袖长裤戴上斗笠面罩,既要防晒,也要防沙。
  也有人想过治沙,可始终没成功。因为这片荒漠,镇上的男丁要么出海打鱼,要么出外谋生。这一切,直到26年前才有所改变。
  “树不种活,我不甘心”   昌化多沙少林,要治。
  1992年,一个外地老板承包了昌江棋子湾段海防林的营造工程,请当地村民去种树,工钱是每天7元。镇上男丁没人干这活,陶凤交没有犹豫,为了生活,她和村里其他姐妹们一起加入了种树的队伍,成了造林员。
  “那地方怎么种得活树?”村民们都不信。流沙、高温、缺水、多风,随便一项,都是幼苗的克星。
  确实,1995年德国专家对棋子湾流动沙丘进行考察,得出的结论是无法治理。
  荒地上没有住处,要在离种树点很远的地方搭窝棚,午间休息身下时不时会冒出一条蛇。没有能走车的路,种苗和土壤要从昌化渔港一担担挑过小角中角大角海滩,一百来斤的担子,一挑就是几公里。沙地路不好走,深一脚浅一脚,有人笑称这样走下去,过一阵就能练好轻功“水上漂”。
  眼看苗木种一批死一批,当初承包海防林造林任务的老板选择放弃……这时,陶凤交急了:“3年没种活一棵树,我不甘心。”
  与陶凤交一样不甘心的,还有当时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造林的承包商走了,“陶凤交们”在林业部门的支持下,自己种上了林。1997年,海南省林科所的专家提出了先种植野菠萝固沙,再种木麻黄树苗。野菠萝活了,固定住了流沙;木麻黄一点点长大,又为新的小树苗挡住了风……
  对于“陶凤交们”来说,这相当于把一项工作变成了两项,付出的辛劳也变成了双倍。工钱依然不高,却没有人偷懒。她们甚至还给自己加活,原先种树苗没有营养袋,姐妹们商量配个营养袋应该更容易活,肩上挑的担子也更重了。
  1996年,第18号台风袭击海南,昌江受灾。“陶凤交们”种下的1249亩海防林,最后仅存活700多亩,按照和林业部门的协议,她们亏本了,但陶凤交和姐妹们态度坚决,“我们再种!”
  德国专家的断言被打破了。到2010年昌江完成海防林建设任务时,全县海防林面积超过5.2万亩,陶凤交和她的姐妹们亲手种下了1.88万亩,占全县海防林面积的36%。
  “不图别的,就要那片海防林”   坐在沙发上,陶凤交59岁,文敬春41岁,钟应尾53岁,文英娥77岁。
  和陶凤交一起种树的姐妹,多时有60多人,少时20多人。但来来去去26年,这4人一直都在。她们说起自己的情义时很有血性:“同甘共苦,把树种好。”
  造林的承包商离开后,陶凤交和昌江县林业局开始签承包合同。直到今天村里还有人说,“稍微精明一点的人,都不理解她们为什么签这种合同。”
  海防林不同于经济林,每25年砍伐更替一次,中间几乎没有别的收入。林地以木麻黄为主,林木的经济价值也不高。最近几年,昌化靠海的旅游优势凸显出来,乡亲们工作的机会和收入多起来了,打零工的收入比种林要高很多。
  林地的承包,没有让陶凤交和姐妹们富裕起来,却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生态效益。浓浓的绿挡住了风沙,在昌化蔓延开来。“在美丽海南百镇千村建设中,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优势。片片海防林为昌江打造海岸带公园奠定了生态基础,接下来,我们还将加强生态修复,城乡一体提升净化、绿化、彩化、美化、亮化水平,在海尾打造国家湿地公园,按照省域点线面全域旅游建设的要求,把昌江建设成为大花园大景区。”昌江县委书记黄金城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海南从2015年起推行全省多规合一,全省划定一道生态红线,无论是海防林,还是海岸线200米范围,都成为必须严格保护的区域。“陶凤交们”感到欣慰:“我们种林不要什么,就要‘绿’。能够‘绿’下去,我们就开心了。”
  “哪里有风沙,就到哪里种树”   文敬春给记者算了笔账:“如果打份固定工,一个月至少有2000—3000元收入。可是种林,一年中要忙大半年,收入也不过一万元。而且,种林时要照看林地,林地被毁坏了要随时补种。种树的人,根本不可能同时再打其他固定工。”文英娥已经77岁了,再也挑不动100斤以上的担子,就把儿媳妇的名字也写上了合同,继续种海防林。
  “陶凤交们”种树,也从“种活就好了”,变成“哪里有风沙,就到哪里种树”。这信念中透着骄傲:“这种木麻黄,我们2008年、2009年已经实现100%成活了。”
  种的树越来越多,需要补种树木的地方也越来越远。但“陶凤交们”依然在寻找需要种树的地方。“子孙后代、乡里乡亲都可以享受这片‘绿’。”陶凤交说。
  据海南省林业厅营林处处长蔡兴旺介绍,海南的海防林在无数“陶凤交们”的努力下,已经实现了全面合拢。在过去的五年内,海南共种植沿海防护林体系林37.1万亩,其中种植海防林基干林带7.3万亩,全省森林覆盖率已达62.1%。
  海南省林业厅负责同志告诉记者:“‘陶凤交们’是海南与沙漠抗争的绿色娘子军,海南的青山绿水是一笔金钱买不来的财富,要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这里的生态环境。”
  傍晚漫步在棋子湾畔,沿着细细的金沙滩望去,眼前是晚霞映出天际线的斑斓大海,身后是浓密的绿色,迎面吹来温润的海风,人们会禁不住感叹,天高海阔的世界竟然这样美好。
  这美好的背后,是陶凤交和她的绿色娘子军26年的青春和汗水……(记者 丁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